中央一号文件力推构建农业开放新格局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类别:商务热点发布时间:2018-02-06阅读:

  2月4日,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公布,题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进行了全面部署。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第20个、新世纪以来第15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

  文件对构建农业对外开放新格局提出了要求,强调要深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农产品贸易关系,积极支持农业“走出去”,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粮商和农业企业集团。

  文件还从开拓投融资渠道、强化乡村振兴投入保障方面进行安排部署,要求健全投入保障制度,创新投融资机制,加快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倾斜、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投入格局,确保投入力度不断加大、总量持续增加。

  世界批发市场联合会副主席、

  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会长 马增俊

  著名经济学家 宋清辉

  新华社特约经济分析师、

  北京东方艾格高级分析师 马文峰

  (排名不分先后)

  Q1

  在深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贸易关系,积极支持农业“走出去”,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粮商和农业集团等方面,我们应该怎么做?

  马增俊:推动农产品国际贸易发展,需要从三个方面改进和落实。

  一是要加快农产品通关速度,简化商检办理手续。要对国外农产品的质量严格要求,同时把关检验检疫要求,这个要求不能有一点放松。但对于符合要求的农产品要加快办理速度,缩短检验时间,将真正好的农产品以最快速度送到消费者手中。二是要让港口、海关的商检服务更落地。建议将商检服务落到大的市场、大的集散中心,不要让通关商检成为生意人的难关,要让其成为服务国际贸易的手段。三是政策服务要为物流仓储提供好的环境。当前有些政策相互之间是矛盾的,比如一方面要发展现代物流,加大物流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现行税制又影响了大企业的形成,因为税制不同导致进口经销商无所适从。

  在农产品“走出去”方面,则应注意:中国农业需要打造高端精品,涉农政策要根据国际市场需求为生产者提供指导和创造条件。出口农产品要以“两个市场、一个标准”来提升质量。在农业政策扶持上,政策要向种业研究发展、生产技术培育、收获技术、仓储技术等方面的基础研究倾斜,基础研究要和生产实际结合,不能关上门搞研究,这样才能有效提升中国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同时,要充分利用国内外商协会组织来拓宽中国农产品“走出去”的渠道。例如,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利用世界批发市场联合会的渠道,在推广、宣传、对接中国农产品“走出去”的同时,已与十几个国家合作,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沟通国内外市场需求,帮助优质农产品进入中国。未来农产品将是渠道为王,可以通过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国际商会、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等商协会平台,扩大农产品“走出去”渠道,确保我国农产品在符合国外市场要求的同时获得好的国际通道。

  宋清辉:“一带一路”建设可以看做是我国农产品“走出去”的“东风”,但要把“东风”化成良机,需要通过三个方面的努力,以此抓住发展机遇。

  一是创新农业企业经营发展模式,尽快做大做强做优国有粮食企业和农业企业集团,积极延伸产业链,增强国际市场竞争力,推进农业企业向集团化、规模化、产业化方向发展;二是立足当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农业合作的基础,充分挖掘双方合作潜力,加大“大农业”海外投资的力度,在重点领域取得突破;三是借助金融的力量,为“走出去”的中国涉农企业提供跨境金融综合服务,为推动国家级大型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全球产业链和贸易网络布局提供强有力的金融支持,培育具有竞争力的国际农业企业集团。

  马文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得到快速发展,农业产业也有较大发展,但是相对于我国经济的总体情况,农业还较落后,同发达国家的差距也较大,农产品比较优势和相对优势均出现明显下滑,导致我国农业产业和农产品对外依存度加大。2017年,我国农产品贸易总额为13567亿元,占农业产值的11.83%,占国内农业增加值的20.72%;贸易逆差为3356亿元,占农业增加值的5.13%,占农民经营净收入的60.11%。其中,1~3季度贸易逆差接近农民净收入,达农民经营净收入的99.76%。粮食方面,2017年粮食进口总量为1.31亿吨,占国内生产量的21.6%,导致我国粮食的对外依存度达17.8%,较2007年提高11个百分点。

  面对农业进口依存度和农产品进口占比不断提升的情况,我们必须寻求稳定的进口来源。在世界主要粮食主产区和全球粮食物流的关键节点布局相关物流设施,允许大型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和大型民营企业等有实力的多元化市场主体按照规范的公司法人制度,设立国际化运营机构,进行全球化运作,提升中国市场主体的全球竞争力,从而保证粮食等农产品进口需求的有效供应。

  从根本上来讲,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资源大国无法过度依靠国际资源保证国内农产品的安全供应,而是必须尽快通过有效的制度改革,便利农业劳动人口向非农业转移,提升农业产业的规模化产业化程度,加速经济增长资源由城市回归到农村,从而大幅度提升农业生产力水平、农民收入水平和产业全球竞争力,从而有效保证国家粮食食品、经济作物、生态资源的有效供应,为中华民族复兴提供基本农业产出保障。

  Q2

  应如何开拓投融资渠道,强化乡村振兴投入保障,该注意哪些问题?

  马增俊:在农产品批发市场建设方面,亚投行、国开行、农发行等金融机构可以在金融方向上给予支持,通过行业协会沟通联系商务部等部门,成立农产品批发市场行业发展基金,建立基金支柱,利用政策基金、设备基金来培育引导中国市场。同时鼓励中国农产品批发市场“走出去”,去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印度等地建设农产品批发市场,形成国内外市场一体化联动的模式。

  目前,已有不少农产品经销商在国外建种植、养殖基地。我国可以培育输出智慧农民、技术农民,以国际相关农产品市场作为贸易点,不仅可以保障国内国际市场供应,还能将中国乡村和国外乡村相结合,增加我国农民收入,促进精准扶贫,推动乡村振兴。

  宋清辉:要实现中央一号文件中的“开拓投融资渠道,强化乡村振兴投入保障”,需要注意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要健全乡村振兴战略的财政投入保障制度,公共财政要更大力度地向乡村地区倾斜。与此同时,农村金融机构也需要通过创新服务方式,健全适合农业农村特点的金融体系,强化金融服务方式创新,提升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能力和水平,满足乡村振兴多样化的金融需求。二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真金白银地投入,来不得半点虚假。唯有如此,农村才能留得住人。否则,乡村就业创业市场根本没有机会,留下来的可能只是老年人和留守儿童。三是鼓励引导工商资本参与乡村振兴,挖掘乡村旅游业、农村电商等新业态。此外,强化乡村振兴,除了资金保障之外,人才是乡村振兴战略成败的关键,应注重人才的大力引进。

  长期以来,在推进中国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农业农村现代化始终是薄弱和短腿环节。补齐这块短板,是促进农村全面发展和繁荣,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中之重。新时代乡村如何振兴?我认为首先要做好乡村规划,建设好美丽乡村,然后吸引青年返乡,锻炼出一批致富带头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需要有强大的科技和人才支撑,但人才和科技终究需要根植于乡村规划这条线上。一个国家的发展需要考虑到多个方面,如今我们可以看到四个发展迅猛的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二三线城市的发展都让人赞叹。但我国更多的区域单位是乡村,与城市发展速度相比,大多数乡村的发展比较缓慢,只有个别乡村如江苏省华西村的发展较快。

  马文峰:乡村振兴关键要确保农业农村投入适度增加和有效利用,从制度上解决好要素投入和要素带来的收益合理分配问题:一次分配重视效率,适度兼顾基本公平;二次分配注重公平。当前中国农村地区经济增长资源因为基本制度约束只有流出,没有流入。国家二次分配对农民和农村的不公平,导致一次分配效率无法实现,从而使得资源无法流向农村。相反,当前依然是大量资源从农村流向城市,制约着农村地区资源投入和运行效率的实现。具体表现在国家对农村低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严重缺失,导致城乡土地资源级差严重;农村地区几乎没有二次分配基本社会保障,导致城乡之间、地区之间资源投入的较大差距,同时阻碍经济增长资源合理有效流动,带来城乡投资的效率差异明显,导致农村地区人力资源、农村金融储蓄资源大量流出,由农村进入城市,制约农业和农村地区发展。归还农民完整的公民权利,给予农民基本等同当地城镇居民的社会养老保障,让农民可以自由流动,从而保证农村居民可以获取基本均衡的经济增长资源,以此推动农村经济的健康发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