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型消费升级蕴藏巨大潜力
来源:经济日报类别:行业资讯发布时间:2018-09-30阅读:

  服务型消费升级进程中蕴藏着巨大潜力,如果能够尽快有效释放出来,必将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从现实情况看,打破服务型消费供给短缺的状况,重点在于加快开放服务业领域市场,下一步应尽快推进服务价格机制改革,形成市场决定服务价格的新机制,并加快服务业发展的政策调整,营造服务业良好的发展环境

  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实施的《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在“总体目标”中明确要求,居民消费结构持续优化升级,服务消费占比稳步提高,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逐步下降。

  在面临外部环境明显变化的特定情况下,我国经济增长前景越来越取决于内需市场的不断释放,取决于城乡居民消费需求的不断释放。应当说,近14亿人的大市场蕴藏着巨大的内需潜力,这是我国最大的潜力和底气。要使潜在的增长动力转变成为现实的增长动力,关键在于抓住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结构由物质型向服务型升级的大趋势,通过改革创新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有效扩大服务型消费的供给。

  从过去几年经济生活实际看,一个基本趋势是消费结构呈现出稳步升级的态势。这一点在宏观上表现为恩格尔系数不断下降,2017年我国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下降到29.3%,首次低于30%;在微观上,则表现为城乡居民消费行为多样化、个性化、服务化特点明显增强。一方面,物质型消费在得到基本满足后,增速放缓;另一方面,全社会信息、教育、养老、健康、文化等服务型消费需求快速增长。梳理2010年至2017年全国两会热点问题调查可以发现,社会保障、医疗、养老、教育等问题长期受到关注,且近几年的关注度不断提升。这些需求甚至成为其他国家重要的增长动力。商务部统计显示,2017年中国游客赴美旅游、留学、就医等旅行支出合计达510亿美元,其中赴美游客约300万人次,在美旅游支出高达330亿美元。

  服务型消费升级进程中蕴藏着巨大潜力,如果能够尽快有效地释放出来,必将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正因为如此,此次《若干意见》明确提出,推进服务消费持续提质扩容,释放信息消费、文化旅游体育消费、健康养老家政消费、教育培训托幼消费等领域的消费。

  与物质型消费不同,释放服务型消费的潜力对政策调整与体制创新提出了新的要求。当前,服务型消费“有需求、缺供给”的矛盾比较突出,需求外流比较明显,这也是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一个重要原因。以健康产业为例,我国健康产业占GDP的比重仅为4%至5%,其供给与城乡居民对大健康的需求不相适应。在教育培训托幼消费上,优质教育供给还相当短缺。这都说明,服务型消费的供给短缺是制约服务型消费需求释放十分重要的原因。能否适应消费结构升级的趋势,扩大服务业的有效供给,应成为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

  从现实情况看,打破服务型消费供给短缺的状况,重点在于加快开放服务业领域市场。过去几年间,我国在服务业市场开放上明显提速,在一些领域有比较大的进展,这是助推服务型消费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同时,也要看到,一些服务业领域的开放仍有比较大的空间。如果未来几年能基本形成服务业市场开放的新格局,就可以为释放服务型消费奠定坚实的制度基础和体制保障。

  在这方面,改革大有空间也大有可为。比如,加快破除服务业领域的市场垄断和行政垄断,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加大生活性服务领域有效有序开放力度,逐步放宽放开对外资的限制;尽快推进服务价格机制改革,形成市场决定服务价格的新机制;加快服务业发展的政策调整,营造服务业良好的发展环境;创新服务领域市场监管,尤其是尽快建立与新消费业态相适应的市场监管新体系。(匡贤明 作者系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所所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