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发布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2018年版)
来源:中国贸易报类别:部委信息发布时间:2018-02-28阅读:

  我国对于境外投资的严管风暴仍在继续。2月1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2018年版)》(以下简称《目录》),明确提出,武器装备的研制生产维修、跨境水资源开发利用、新闻传媒为境外投资敏感行业,而且《目录》同时指出,根据相关政策,我国将对房地产、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6个行业企业境外投资进行限制。

  实际上,2014年,国家发改委就曾在《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办法》中规定:基础电信运营,跨境水资源开发利用,大规模土地开发,以及输电干线、电网,新闻传媒等行业是我国境外投资敏感行业,不分限额均须由国家发改委核准。而去年底,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进一步明确了敏感行业的范围,并称《目录》由国家发改委发布。

  有专家指出,敏感性项目与我国此前规定的限制类投资项目虽然重合度较高但并不等同,后者主要针对的是短期的非理性投资领域,而敏感性项目的定义则更为弹性。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表示,作为一个长期、连续性的管理措施,《办法》在监管上留出回旋余地与弹性能够更好地应对不断变化的实际需要。“敏感类项目主要是指关系国家安全与国计民生的领域,而且是会变化的。上世纪90年代甚至更早期,对于我国来说,粮食、石油等可能是敏感行业,但今后,网络信息安全等可能就会成为敏感行业。”

  其实,对于我国企业来说,被纳入《目录》的限制境外投资行业近期一直受到了比较严格的监管。1月中旬,商务部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共对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的6236家境外企业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1200.8亿美元,同比下降29.4%。据记者梳理发现,这也是自2003年商务部开始发布年度对外投资统计数据以来,我国首次出现全年对外投资总额负增长。2017年,非理性对外投资管控重点的房地产业、体育和娱乐业对外投资全年没有新增项目。

  不可否认,2017年我国对外投资首现负增长与2016年底以来多部门针对非理性对外投资的严格管控有密切关系。去年8月下旬,国务院办公厅还正式转发《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从政策的角度明确我国将限制包括房地产、酒店、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去年底,央行副行长、国家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公开表示,目前我国非理性直接投资已经基本退出。

  在业内看来,对外投资的严管并非完全卡死了投资者的投资出口,反而有助于将国内外一些投资领域的潜力更充分地释放出来。专家指出,在进军国外市场受挫、非理性对外投资管控趋严的背景下,不少企业选择将更多投资留在国内,逐步形成了对外投资回流的形势。白明表示,随着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红利逐渐释放,国内不少产业的潜力被进一步挖掘,给内资带来了充足的机遇,涵盖制造业、服务业等诸多领域。

分享到: